壯陽藥有用嗎?

壯陽藥有用嗎?大多數學者認爲,如果對它們的療效加以嚴格的評估,實際上壯陽藥也只對10%~20%的人有效,而且是短期的效果。在第一屆“男性健康日”活動中調查發現,超過90%的ED患者從未就醫。有人只是在偶爾性生活時妻子不滿意,就急於求助於壯陽藥。現在市場上的一些壯陽藥,不過是含雄激素或類雄激素的藥物而已,有的是開始幾次覺得還有效,一段時間後就沒有了效果;有的用後一點效果也沒有。盲目的壯陽不但沒有使不壯的“陽”壯起來,反而使本來壯的陽也不壯了,甚至還產生了依賴性。
爲什麼壯陽藥會“大行其道”?因爲有大量的需求在作祟。統計數字表明,我國成年男性中,早泄患者約佔30%以上;40歲以上的男性,約60%的人出現不同程度的功能性障礙,其中50%的爲單純的器質性病因,30%的爲單純的心理性病因,20%的爲器質性和心理性病因同時存在。由於衆所周知的原因,許多忠者諱疾忌醫,或自病自醫。他們輕信江湖遊醫,找不規範的小診所治療,錯誤地認爲男性疾病就是單純的生理性疾病、無專業醫生指導,只須自行購買、服用所謂的“壯陽藥”就能解決問題。而那些不規範的小診所,往往也樂於爲他們推薦各種壯陽“妙藥”。如此這般,壯陽藥只能是氾濫成災了。
據臨牀調查,有50%的陽痿是心理因素直接造成,其它的50%也大部與心理因素有關。如受黃色淫穢書刊、影視病態的性內容影響,過分看重了性能力、追求性狂歡,最後陽痿了;女性對男性存在“性不滿”,導致夫妻關係不和,從而使夫妻性生活不協調不配合;或男方有外遇對自己的妻子沒有興趣;男性沒有自信心,偶爾一次滿足不了妻子的性需要就認爲自己出了毛病;廣告和庸醫的誤導,有的醫生或藥品經銷商爲了騙取錢財,把一般的男性功能疾病故意誇大說成“很難治”、“很嚴重”,加重了病人的心理負擔,等等。心病還得心藥醫,如果不從源頭上解決問題,盲目壯陽只能是適得其反。
一些所謂“壯陽食品”,如動物生殖器或類似動物生殖器官的食品,像海狗腎、牛鞭、鹿鞭、竹筍等;繁殖力強的動物,如麻雀、雄蛾等;以及一些營養品如人乳、牛乳、蜂王漿等。這些食物幾乎全都沒有直接強壯生殖器官的作用。若長期、大量的盲目服用,無疑是“飲鳩止渴”,血液中激素濃度升高,出現“反饋性抑制”,睾丸就會停止製造激素,導致陽痿進一步加重。甚至引起腎功衰竭,免疫功能低下,還會干擾內分泌功能,引起肝膽汁鬱積,誘發肝癌。
至於濫服“壯陽藥”,往往會造成嚴重危害。唐代迷信丹藥,結果憲宗、穆宗、敬宗、宣宗都斃命於此;明代嘉靖服秋石而亡;據傳說,唐文學家韓愈晚年娶年輕貌美的小妾,服用硫黃壯陽,才56歲就一命嗚呼;文學家柳宗元的姐夫崔簡服鐘乳石壯陽,也在50歲時就丟了性命。所謂壯陽藥,大都爲辛燥之品,如能合理配合應用,可有一定作用。而誤用、濫用,非但欲速不達,反而會造成難以逆轉的性功能障礙。濫服、誤服“壯陽藥”還可能引起其他危害,如由於性味燥烈的“壯陽藥”直接效應而激發性慾,導致性生活過度而精氣大量損傷,成爲虛損性疾病、虛勞早衰甚至死亡;由於性味燥烈的“壯陽藥”之毒積聚體內,向外發泄可成爲瘡瘍類疾病;還可由於“壯陽藥”提高了性器官的興奮值,使性器官陷於一種不能得到及時恢復的疲勞狀態,最終是更嚴重的衰退。
增強自身的性功能是“男之常情”,關鍵是不能捨本求末。壯陽時應該避開對生殖器官的刺激,而着眼於恢復身心的全面平衡,也即通常所說的“補足陽氣”。如注意休息,避免過度疲勞,戒菸限酒,克服憂鬱焦慮,使自己的身心保持良好的狀態。假如要服一些藥物調整的話,請有經驗的中醫開一些強壯補精的藥物,而不是直接“壯陽”或催欲的藥物。一些催欲藥物直接作用於陰莖,使其充血腫脹,造成異常勃起。這種“立竿見影”固然可以使勃起困難的人得到暫時滿足與高興,但這種快樂是以建康的損耗作爲代價的。
壯陽藥”是一種特殊商品,健康人千萬不要聽其蠱惑。就是確實有性功能障礙患有陽痿者,應用“壯陽藥”也一定要慎重,要弄清需要不需要壯陽,用什麼方法或藥物壯陽,不要聽信那些虛假廣告的胡吹亂侃。最好到正規醫療單位找有經驗的醫生,在他們的指導下採取壯陽措施,合理使用壯陽藥。切不可貪圖一時之歡而隨意服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