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情藥是女人的平權戰爭還是藥商逐利?

20161028144010

一些患者和女性團體發起了“扯平比分”活動,斯普勞特製藥也參與其中。這些催情藥的支持者控訴說,FDA迄今已經批准了26種治療男性雄風問題的藥物,卻沒有批准哪怕一種改善女性性生活的藥。
嚴格說來,這個指控頗有可議之處。 FDA的確批准了不少治療勃起功能障礙或睾酮過低的藥物,但沒有批准過任何一種治療“性慾過低”的藥——女的沒有,男的也沒有。催情藥其實是第一個。
正如抗抑鬱藥不是讓健康人吃來“高興”的,催情藥也不是讓普通女性吃來“助興”的,它治的是一種正兒八經的病——“性慾障礙”,指的是一個人變得持續缺乏性衝動,並因此感到壓力和困擾。
當然,必須先排除許多會影響性慾的其他因素——心理因素比如遇人不淑、命途多舛、情緒不佳、疲勞壓力,生理因素比如激素、疼痛、睡眠時呼吸暫停、乃至……前戲不足;還有藥物因素如抗抑鬱藥、避孕藥、降壓藥、減肥藥。這些導致“性趣”缺乏的原因不除,催情藥也幫不上忙。有研究估計,全部排除乾擾因素後,在20-49歲女性裡,7-14%有“性慾障礙”,這正是催情藥的目標顧客群。
又或許這7-14%的女性根本沒病?性慾障礙已經被列入教科書40年,許多人仍然懷疑這究竟是一種真實存在的疾病,還是藥廠為了賣藥編造出的一種“亞健康”。
但許多研究和證言顯示這種病真的存在,辛辛那提大學的婦產科教授麗薩·拉金表示許多找她看診的病人深受其苦,由於缺乏對症藥物,她們往往使用各種療效可疑、風險未知的補劑、草藥或激素。
對比起來,催情藥顯然是個安全得多的選擇。
一個催情藥試驗納入了至少4000名女性,這些人平均年齡36歲,最大的54歲,最小的才19歲,其中有46%體重正常, 53%超重,有87%是白人,11%是黑人。她們環肥燕瘦,老少高低,但都有一個共同點,一個月裡自己滿意的性生活不到一次。從目前的數據看,催情藥至少沒給她們帶來太大傷害。
催情藥的擔憂還包括如下幾點:
一、它會不會被惡徒下在飲料中,當成“約會強暴藥”?然而,作惡的始終是惡人而非藥物,既然我們不能禁絕市面上所有的鎮靜安眠藥,以此理由拒絕催情藥也說不過去。
二、它會不會與其他藥物相互作用,導致未知的更大風險?此前的研究納入的志願者均身體基本健康,但未來的大群服用者會不會同時服用安眠藥、抗抑鬱藥、口服避孕藥、乃至酒精?會不會有人“超範圍使用”?比如已絕經女性、性高潮障礙患者、性交疼痛障礙患者也嘗試催情藥?不過,“未知風險”和“超範圍使用”兩個問題幾乎能套在所有藥上,男性常用的睾酮可沒因此被強制退市。
舊金山婦科醫生珍·甘特曾在自己的博客上發起一個非正式調查,“你願意每天臨睡前服一種可能引起諸多副作用的藥物,以換取每個月多一次滿意的性生活嗎?” 87.5%的人表示不願意。
然而,12.5%願意的人的確存在。有個人投票後又回复說,我一年只有四次性生活,能一月多一次?看上去相當值得。
對這部分女性來說,FDA決定——至少目前決定——沒有理由剝奪她們的選擇權。
小編溫馨提醒:想要了解更多催情藥催情劑、請關注:台灣催情藥劑催情資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