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效果最好的催情藥是什麼?

“為了刺激愛欲與生殖力,人類訴諸藥物,詭計,魔法,以及生活嚴謹,道德高尚的人會立刻歸類為變態的遊戲。”智利作家伊莎貝爾·阿連德在“阿佛洛狄特:感官回憶錄“(台灣版譯為”春膳“)中這樣寫道書中,她回憶起身上總是散發紫羅蘭香氣的姨媽。”四十年後我才知道,紫羅蘭香是拿破崙的皇后約瑟芬的秘密武器,她深信這種難以捉摸的香氛,具有強大無比的催情效果。“
最神奇的關於催情劑激發情慾的描述,可能是同樣來自南美的墨西哥女作家勞拉·埃斯基韋爾的“恰似水之於巧克力”:廚娘蒂塔做的一道玫瑰花瓣鵪鶉,使她姐姐赫特魯迪絲全身冒汗,汗水呈玫瑰色,散發著沁人肺腑的玫瑰香味。赫特魯迪絲迫不及待去洗澡,希望抑制熱力。但水滴還沒有碰到她的身體就蒸發了,她的肉體上散發的熱氣,引燃了淋浴間,她一絲不掛像朵玫瑰色的雲彩那樣飄了出去,遇到了一個循著玫瑰香味而來的軍官……
在刺激愛欲上,人們可謂無所不用其極。他們吃各種各樣據信可以激發愛欲的食物和藥物,按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偏方行事。其實,英文的催情劑(或曰春藥)“壯陽藥”一詞,源自古希臘神話中的愛欲女神阿佛洛狄特之名;而催情物“魔藥”一詞,源自希臘語的“愛”(PHILOS)所以,阿連德說:“世間唯一真正萬無一失的催情劑只有愛情。”

五石散和西班牙蒼蠅

東西方對於催情藥的認知分別頗大,各成體系。在現存最早的,長沙馬王堆出土的漢代“雜療方”,“養生方”中,就有中國人“滋陰補陽”的方劑:男用為“內加”,成分有桂枝,乾薑,花椒,皂莢,能治陽痿;女用為“約”,成分有巴豆,蛇床子,桂枝,乾薑,皂莢,可激發性慾。
魏晉時士大夫中流行的“五石散”,據考證是一種催情迷幻藥,孫思邈的“備急千金要方”中說“貪餌五石,以求房中之樂”。唐時“開元天寶遺事“中說安祿山向唐玄宗進”助情花“,明朝”金瓶梅“中寫西門慶給潘金蓮用”顫聲嬌“,屬於小說家言,不足為信,但明朝嘉靖年間發生的“紅丸案”,則確證跟煉製供皇帝使用的春藥“紅丸”有關:取童女首次月經,加上夜半的第一滴露水等引子和藥物,連煮七次,濃縮蜜煉成丸。被選來製作“紅丸”的宮女,不得進食,只能吃桑椹,飲露水,不堪忍受的16名宮女於是發動宮變,打算勒死嘉靖皇帝,未遂。到了清代,雍正皇帝暴亡,有傳是被刺殺的,也有傳是服用春藥過量的。
西方則是另一個路數。在“聖經·舊約·創世記”中利亞和拉結爭奪的曼陀羅,被認為具有催情效力,因為曼陀羅根長得像一對相擁的情人,中世紀,一種以提取自蘭花的Diasatirion為主要成分的小藥丸成為流行,它被稱為“公鹿睾丸。”科學松鼠會成員丁丁蟲在“催情助興全仗它”一文中說,西方歷史上真正被證實具有催情助興效果的春藥,首推俗稱“西班牙蒼蠅”的斑蝥素(斑蝥素)。“14世紀初,西班牙和法國南部的人們發現牛羊等牲畜在誤食了一種當地稱之為“西班牙蒼蠅”的甲蟲之後會變得煩躁不安,生殖器充血腫大,交媾慾望強烈,於是嘗試把這種甲蟲碾碎服食,果然得到很好的效果。“
上世紀60年代,在嬉皮士們的鼓吹下,“欣快”藥物成為另類春藥,最著名的就是LSD(麥角酸二乙基酰胺),它會讓人產生類似高潮般的幻覺,其實是一種。迷幻劑90年代末,“偉哥”萬艾可出現 – 它能治療勃起障礙,卻沒有催情效果,嚴格來說,它並不是催情藥。

“像魔鬼屁股一樣黑”的巧克力

歐洲人一度相信,凡是來自遙遠的大海彼岸的食物,都有強大的催情效用,這包括從新大陸引進的馬鈴薯,番茄,巧克力等食物,還有從遠東輸入的香料,像約瑟芬最愛的紫羅蘭香,從古希臘時代就開始使用了:古希臘妓女在接客前,都用紫羅蘭熏香口腔和性感帶。
在莎士比亞的劇作“溫莎的風流娘兒們”中,約翰·法斯塔夫爵士想像他和兩個女人同時上床,口中叫喊道:“讓天上降下馬鈴薯吧”有學者考證,他口中的馬鈴薯,其實應該是甜薯(也就是紅薯),但在歐洲人看來,長在地下的塊莖比如馬鈴薯,洋蔥,還有塊菌 – 最著名的就是被譽為“大地的睾丸”的松露,都具有催情效力。松露不易得,蘿蔔,洋蔥,大蒜,則並稱窮人的三大催情食物。
番茄剛剛進入歐洲時,取名波馬AMORIS,即“愛欲之果”匈牙利人索性叫它ParadiceAppfel,即“樂園果” – 大概也正因這一點,有人認為,夏娃在伊甸園引誘亞當吃下的禁果,就是番茄番茄確實也符合禁果的一切條件:那慢慢滲出的淒艷而又鮮紅的汁液,那突然迸發的彷彿觸電一般的口感,顯然能令人神魂顛倒0.18世紀中葉,天主教道德學家阿伯特·恰裡寫道:“越來越多的人習慣食用這來自美洲帶著刺激氣味的東西,再沒有什麼比這更邪惡的事情了。”
同樣來自魔幻的美洲大陸的巧克力,已經成為愛情的同義詞因縱慾而身陷巴士底監獄的薩德侯爵,有兩樣東西要得最勤:一樣是紅木假陽具,一樣就是“像魔鬼屁股一樣黑“的巧克力美洲人相信巧克力具有刺激暴力和情慾的力量,阿茲特克帝國的統治者孟特儒(蒙特蘇馬)每天要喝50杯可可飲料,以便應付眾多的嬪妃。為此,這位君主在他的寶庫裡儲藏了多達10億顆可可豆。它被輸入歐洲之後,成為杜巴里伯爵夫人的秘密武器,18世紀的暢銷小說“杜巴里伯爵夫人軼事”曾經寫到,她用特殊調製的熱可可幫助路易十五勃起。

無所不及的催情藥物

嚴格意義來說,世間沒有哪種東西真正可以激發性能量。比如巧克力,雖然巧克力含有咖啡因和可可鹼等興奮劑,但含量極少,根本不可能發揮作用(咖啡因唯一增強性功能的作用在於能夠使精子更加活躍);引起快感的成分如苯基乙胺和血清素在巧克力中的含量就更少了。
再比如著名的牡蠣 – 情聖卡薩諾瓦每天吞食50個生蠔;拿破崙美麗而淫蕩的妹妹寶琳娜·波拿巴從放逐地非洲返回歐洲後,每天都要由一位黑種男人抱進浴室,餵她吃早餐:新鮮的生蠔和香檳 – 種種傳說都奠定了它超凡的催情聖物地位2005年,意大利和美國的科學家發現,牡蠣和貽貝中的氨基酸,能觸發老鼠體內產生性激素。這可能是證實牡蠣有用的唯一科學依據了。
相同的例子是外激素(信息素),就是讓情人之間產生所謂“化學反應”的東東。有科學家想到人工合成外激素,讓使用者在肉慾上無往不利,就像公豬的呼吸讓發情的母豬發狂一樣。人工合成的人類外激素,極為昂貴,是一種無色無味,像水一樣清淡的液體。但搶先試用的人失望地發現,什麼也沒有,除了自己想吃豬肉得不得了。
催情藥物或者食物的效用,更多地體現為心理作用阿連德盤點古往今來的催情食物,結果發現:幾乎所有禽類(只有籠養雞,馴養的火雞等對愛情一無所知的苦命動物除外),幾乎所有水中生物(尤其是貝類和甲殼類),在人類的認知中,都具有催情效果。還有,所有的文化都肯定蛋增進性慾和滋補養生的力量,所以魚子醬才這麼矜貴 – 其實只是靠高價位提升催情效果罷了。
有時候,催情藥和毒藥的分別非常微妙,過了就成了催命的毒藥,西門慶就是吃了胡僧藥一命嗚呼的。而有些催情偏方,已經近乎巫術。比如古代中國,因為一些動物總是成對出現,成為炮製春藥的材料:唐人劉恂在“嶺表錄異”中提及一種“紅飛鼠”,“捕者若獲一,則一不去”,所以可以製成“媚藥“;陳藏器在”本草拾遺“中也說,”螽斯與蚯蚓異類同穴為雌雄“,可以製成媚藥再比如在西方至今仍在使用的一些催情偏方:將一根針插到一隻倒霉的活蟾蜍身上,選一個週五夜晚,念著咒語將它埋葬;在英國某些農村地區,女人將麵粉,水,豬油揉在一起,在麵團上灑上自己的口水,夾在雙腿之間成形,烤熟,送給她想得到的那個人食用。
阿連德說得好,沒有愛情,一切都無從談起當然,在今天愛情屬於奢侈品,所以人們只好在其他地方想辦法 – 很多時候免不了白費心思。

友情推薦:催情劑催情藥催情催情效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