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催情藥的文化史

在性科學文獻裡,催情藥大多分為四種:食品(如牡蠣、肉類)、嗜好品(如調料、可可),毒物(如乙醚)和巫術用品(如經血)。這其中,肉類和嗜好品佔多數。然而,比較世界不同地域文化會發現,人們對催情藥的認識顯然不同。比如說,茶葉、咖啡都曾被當做催欲藥,正是因為它們由異域進口,這讓人與暗娼行業聯繫起來,聽上去奇怪極了。
《伊索爾德的魔湯:催情藥的文化史》一書作者藉用西方世界里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的愛情傳說,巧妙引入“伊索爾德的魔湯”的概念,從古印度、中國、埃及、羅馬及阿拉伯世界的歷史裡,在“正歷”的背面,尋找“性愛藥品”。閱遍全書,你會發現這樣一個尷尬的事實:催情藥,都是用來想像的。畢竟,從現代醫學的觀點看,歷史上的催情藥大多師出無名,它們更多是在扮演催化劑與媒介的角色,喚起人體內潛在的慾望,使性愛歡愉能力勃發。
獨特的文明體系,不僅使各式各樣的植物具有性的隱喻,還具有了控制人性慾的神奇魔力。有一種沼生紅門蘭,也叫做男童草,在古希臘時代就被認作催欲藥。原因是,它的根莖猶如男性的睾丸,成為催發性慾的聖品。遺憾的是,現代醫學並沒發現它含有任何催情藥物成分。因此,若從植物學的角度,來了解書裡的諸多仙草欲藥,倒多了有趣之處。
講到中國古代的催情藥世界,最主要的一種是人參。它被視為可以創造奇蹟的萬能藥物、救命仙丹,它“就是天之根,栽插在地上,就像是玉莖插在愛穴之中”,成為天地、雌雄、陰陽的樞紐。人參自然成為中國古代大多數性愛補藥、催欲湯劑的重要成分。
書中最為詭異的催情藥描寫,當屬煉丹與巫術。整個中世紀就是一個“催欲藥和性愛湯、性自虐、女巫和煉丹術士盛行的時代”。人們既想縱情聲樂,又不想招惹“上帝的憤怒”,再加上瘟疫橫行,於是編造出女巫的故事。
現代醫學世界裡,催情藥被剝去了想像中的外衣,“刺激貪欲者無休止性慾的各種媚藥,漸漸被人遺忘”。人們一剎那就抖落掉了想像力,變得無比失落。原來,這世界並不存在什麼催欲藥物,古代和中世紀的諸多傳說,只不過是古人的迷信、幻覺和詭異臆造罷了,唯獨留下一種叫做育亨賓的藥物。這種原本用來治療高血壓的藥物,可以促進陰莖的充血勃起。
隱匿於歷史書頁的催情藥,讓人類顯得如此不同。這本書給人的感受很是複雜,時而淫蕩,時而噁心,時而詭異,時而有趣。無論哪一種觀感,都在指向催情藥的最根本作用,它是用來想像的。想像力沒有邊際,催情藥永遠都有市場。
與三聯這套新知文庫的其他書籍相比,此書的內容含金量卻不夠高。書名雖然透露出“催情藥的文化”,內容卻像是打太極。春藥根植於神話與想像,具化到現實世界裡的植物或器具,怪力亂神的大薈萃便出現在了書中。這本書既想在神話和歷史裡講述催情藥,又想增添一點科學意味。遺憾的是,每一部分都有些淺嚐輒止。最後,只得乖乖地列出幾百種曾是催情藥的植物名稱,供大家琢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