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版“偉哥”來了但藥效值得懷疑

1 (103)

前不久,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專家顧問團以18票贊同、6票反對,支持一種旨在提升女性性欲的藥物進入下一步審批環節。它的名字叫做氟班色林,被業界親切地稱之為“粉紅小藥丸”或女版“偉哥”。很顯然,這一戲稱完全是為與促進男性勃起的“藍色小藥丸”萬艾可(“偉哥”)相對應。
作為一名醫生,我倒深切地懷疑女版“偉哥”的功效。首先,它的作用機理完全與男性服用的“偉哥”不同。氟班色林是為了提升女性對性的生理需求水平,“偉哥”則是直接讓男性那話兒充血,以維持勃起并有助于完成一場性事。按照美國內華達大學Marta Meana教授的解釋,“男性若不能勃起,則說明沒有欲望,女性則不然。無論是否有欲望,女性的身體看起來都一樣!”因此,過去曾有將偉哥應用于提升女性性欲的研究,卻以失敗告終。
氟班色林的主要作用,是增加大腦中有助激發性欲的神經遞質,主要包括多巴胺和去甲腎上腺素。前者與獎賞與快樂中樞有關,后者則負責控制注意力。按照研究者的說法,氟班色林若想發揮效果,必須每天一片,連續服用數周,才能發揮一點“溫和的作用”,這與男性“偉哥”的神奇功效差異巨大。看上去,服用氟班色林壓根不是為了“催情”,而是在治療一種疾病了。按照制藥公司的說法,氟班色林是針對女性性欲低下失調(HSDD)的一種藥物。遺憾的是,HSDD這一疾病診斷在2013年就被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給剔除掉了。
再看研究結果。使用氟班色林的女性,女性每月滿意性行為的次數從2.8次提升到4.5次。可是,那些服用安慰劑的女性,這一實驗結果也顯著提高了,從2.7次提升到3.5次。兩相比較,你很難說氟班色林對性生活的改善,是不是一種“安慰劑效應”。更何況,在所謂的HSDD群體中,大約只有10%的女性可能從中獲益,而服用這一藥物所導致的低血壓、嗜睡卻也可能造成困擾。
明眼人都知道,將提升性欲——尤其是女性的性欲,作為一種可糾正的醫療問題,顯然是有失偏頗的。更何況,女性性功能異常這樣的判斷,也是在1998年“偉哥”上市后才有的說法,卻沒有客觀的指標來定義它。從上面這些比較來看,氟班色林壓根沒有任何突出的賣點可言。可是,氟班色林能走到FDA臺前的重要原因,有兩股力量在作祟。其一,是制藥公司謀求巨大經濟利益的天然驅動;其二,是女權主義心態的作祟。
制藥公司的圖謀很容易理解,女權主義心態則需仔細瞧瞧。有觀察家認為,氟班色林此次能獲得推薦,就是不折不扣的女權主義勝利。在投票當日,許多旨在促進女性健康的團體,就不遺余力地在現場吶喊助威。其中一家名為EVEN THE SCORE的機構,就受到生產氟班色林的制藥公司資助。這家機構的網站上寫道,“截至目前,FDA共批準了26個改善男性性功能的藥物,可女性的此類藥物是0”。26比0,巨大的落差,這無疑讓女權主義者心忿不平。因此,只要是促進女性性欲的藥物,其藥效如何已是其次。只要能有一款被批準上市的女性版“偉哥”,就是性權利平等的又一次勝利。
籠統地說,氟班色林是春藥里的一種。在性學的歷史文獻里,春藥大多分為四種,也就是食品(牡蠣、肉類)、嗜好品(調料、可可)、毒物及巫術用品(經血)等。其中,肉類和嗜好品所占比例最多。遺憾的是,大部分被人們言之鑿鑿擁有提升性欲功效的食物們,其實是“安慰劑效應”在作怪。這個觀點,來自《伊索爾德的魔湯:春藥的文化史》這本書。
比方說吧,中國的春藥里,最主要的一種是人參。它被視為可以創造奇跡的萬能藥物、救命仙丹,它“就是天之根,栽插在地上,就像是玉莖插在愛穴之中”,成為天地、雌雄、陰陽的樞紐。人參自然成為中國古代大多數性愛補藥、催欲湯劑的重要成分。可實際上,它壓根沒有這方面的作用。在現代科學眼里,各種被意淫萬千的春藥,倒被剝去了想象的外衣。這個世界上并不存在什么催欲神藥。近來,在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上熱火的養生、壯陽神物“瑪卡”,也不過是一種普通的秘魯蘿卜而已。
通過改變大腦內神經遞質的分布,從而提升性欲——這個策略的確夠復雜。事實上,女性的性欲從來也沒那么簡單。今年三月,美國馬薩諸塞州南安普頓史密斯學院的Emily Nagoski博士,就在新書來為你are(《真我如初:讓性生活煥然改觀的新科學》)里談到,這世界上就沒有女用“偉哥”。做出這個判斷的理由,正是對女性性欲復雜性的認識。
作為一名資深的性教育工作者,她認為每一女性個體的性欲都是獨特的,這就像指紋一般獨一無二。女性的每一次性經歷都依托于具體的情境,情境則根植于日常的生活里,進而影響性欲的喚起、性欲的強烈和高潮的來臨。因此,“若只從性行為來理解性這件事,就仿佛從婚紗照去理解一對夫妻的愛情。”
作者還提到了一些重要的觀點。在上世紀70年代,研究者認為性欲是可預測的線性模型。比如說,當我們感到饑餓時就要吃東西,感到寒冷時就會多穿衣,可性欲并非這樣的欲望。不再進食時,我們會死亡;可沒有性時,我們卻不會死。因此,性欲更符合上世紀90年代金賽研究所提出的“雙重控制模型”。簡單點說,大腦里的性反應機制包括了性加速與性剎車兩種相互制約的機制,兩種機制又分別與多種因素相關,諸如性刺激的來源,如性器官、視覺和情感狀態等。
此外,并非所有的性欲都是自發的性欲。一般而言,大約七成男性擁有自發的性欲,女性則低至10~20%。所謂的自發,是指當我們看見有性吸引力的形象或人時,身體內會激發出性渴望。與之相對應,響應的欲望則是被喚起的欲望,例如只有當你的伴侶因為性需求而擁吻你時。因此,當談論性這件事情時,若只關心不斷奔涌的性器官,顯然只是關心那“臨門一腳”,卻對此前的生物、心理與社會因素熟視無睹,將永遠無法把握略顯神秘的女性性欲。
作者也不忘向性學先驅致敬,例如我們從美劇“性愛大師”裡熟知的比爾馬斯特斯和維吉尼亞約翰遜。想象一下吧,在1964年的美國中部城市圣路易斯,兩位研究者在報紙上應征性研究者的廣告吧。他們將在實驗室里,在實驗對象身上連接各樣的管線,以觀察一次完整的性。
他們的開創性著作《人類性反應》出版后,《評論》雜志曾說,“馬斯特斯和約翰遜詳盡的研究讓美國人可以擺脫文化迷信以及弗洛伊德學說對女性性愛的枷鎖”。自此以后,美國年輕女性戲劇般地轉變了對性的態度,“女性對性愛方面變得越來越堅定和渴求……她們就會感到,和享有的其他同等權利一樣,她們有資格獲得同等的性滿足”。
言歸正傳,要等到今年8月中旬,美國FDA才會就是否批準氟班色林進行最終投票。若無意外,它將被批準上市。她也將成為提升女性性欲藥物的開端。

小編溫馨提醒:想要了解更多催情資訊請關注:催情劑催情藥催情效果http://www.aphrodisiacnews.com/!!

 

發表迴響